陳蕾士重新定位華樂


文:張吉安
攝影:張吉安、謝家強

一個人走了,從此 帶走世間的一切。相反,一代琴箏文人大師走了,在2010年1月12日,毅然留下一句早在23年前的預言:“馬來西亞華社文化界沒有自己的主張,以為一切 只要跟著中國走,就可以得到中華文化的精髓,結果弄得無所適從,似是而非。”

LINK:
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topic/family05/default.asp?dt=dialect&art=20100124dialect.txt

 

從50年代至90年代,陳教授分別受邀在台灣和香港推出黑膠唱片,是馬來西亞史上首個得 到國際認同的琴箏演奏家,就連專輯封面和背景的墨寶都是親自揮筆。

蕾 士教授在1919年出生于中國潮州庵埠,畢業于燕京大學歷史系,對中國文學、歷史、古琴、古箏、椰胡、琵琶、茶藝、書法和水墨畫深入專研,是名副其實“琴 棋書畫”兼備的文人雅士。1938年,日軍侵華,戰火逼近潮州,陳教授隻身坐船逃難到馬來亞,初到落腳的地方就是馬六甲。于是,他分別在馬六甲聖瑪麗小 學、育民學校等執教鞭,直到戰后,先后在檳城鐘靈中學、麻坡中化中學和新加坡公教中學任職。

1950年,陳教授遠赴英國倫敦大學東方學院專 研中國音樂史,由于當時對中國琴箏學識淵博的名氣遠播,即刻受邀參與英國老牌唱片HMV公司聯同牛津大學出版《The History Of Music In Sound》(有聲的世界音樂史)的古箏演奏錄音,兼撰寫中國音樂史。后來這一套黑膠唱片,也隨即成了近代世界音樂史的重要教材,並在同一時期,受邀在倫 敦大英博物館整理和搜集中國音樂史料,撰寫中國古典音樂的發展史。

音樂版圖遍佈世界

陳教授的琴藝彈箏成了中國 音樂近代史的傳奇篇章。他對潮州韻味的“潮州箏樂”自然到位,同時,他的箏藝兼融了中國南北各派的指法,並揉入了古琴和琵琶的指法,可謂近代能夠與大師級 演奏家諸如管平湖、吳景略等人,並駕齊驅的“唯一大馬音樂家”!

在50年代至80年代間,他的音樂版圖遍佈世界,曾受邀演奏和演講的地方除 了香港和台灣外,還到韓國、日本、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意大利、德國、比利時和瑞士等地傳授琴箏;前后擔任了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教授、台灣國立藝專教授、香港 音專教授、香港中文大學音樂資料館館長、香港民族音樂學會顧問、香港歷史博物館顧問等,成就斐然。

中 國音樂史料大發現!

一直不倦于專研中國地方音樂的史料和變革,是陳教授一生中,留給后人最重要的音樂瑰寶。 尤其以1978年出版了《潮樂絕譜二四譜源流考》論文書籍,讓中國失傳已久的潮州音樂的古老記譜“二四譜”重見天日。

這一項重大發現,竟然 証明了傳世的“二四譜”已不在中國潮州原鄉,而是儲存于新加坡潮州民間樂團的行囊舊稿裡。就因為這樣的重大挖掘,引起中國音樂學者重新斷定,新馬一代的華 人社會裡,肯定收藏著不少已經在中國絕跡的文化藝術傳統史料。

古瑟重新复活

馬六甲是陳教授當年南來落腳地,他也選擇長眠于古城。

在 1970年代末,陳教授造就了另外一個中國音樂的創舉!古琴與古瑟是姐妹器樂,從“琴瑟合鳴”一詞可探究,可是,古瑟早在中國音樂史上失傳。他為此做了許 多考究和搜集,發現唐朝傳入日本的古箏,依然延用著古音、形式和質料,完全與中國的古箏更古老。鑒于此,他就決定用日本古箏改製成古瑟,並以詩經中所提及 的,尋找古琴與古瑟的關係,如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”延用了古琴曲譜,並考究了元朝熊明來的《瑟譜》、清朝殷仔文的《擬瑟譜》等書籍,最終讓古瑟重新復 活!

最讓人津津樂道的,莫過于1995年,當時回馬隱居于雙溪大年的陳教授,吸引了雨果唱片製作人拉隊到馬來西亞,特地租借檳城一間酒店房 充作臨時錄音室,替陳老錄製了生前最后一張古箏演奏專輯。

也許,再完美的錄音都無法像他生前每一首樂章,經過兩個星期的打轉,我從聽 眾德信媽媽找到了一張台灣錄製的黑膠唱片(1969年);再由周麗娜修女的協助下,找到了陳教授的好友謝家強,並尋獲生前珍貴的彈奏錄音,將近30首的箏 曲將會在1月27日和28日晚上九點的愛FM《華樂新當家》和《鄉音考古‧思想起》節目中,首度在空中曝光!

或許,我們這一刻,才 驚覺馬來西亞曾經有這么一位“游于藝,近于道”的琴箏大師……

聽演奏香港作家作成詩

陳教授的桃李滿天下。1985年與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合影。

香 港作家黃國彬在1982年9月2日,聽完陳教授現場彈奏琴箏后,有感而發寫了一首現代詩《聽陳蕾士的琴箏》,也間接成了目前香港中學的“中國語文”課本的 其中一堂賞析課文。

《聽陳蕾士的琴箏》(選段)

他的寬袖一揮,萬賴

就醒了過來。自西湖的中央

一 隻水禽飛入了濕曉,

然后向弦上的漣漪下降。

然后是五指倏地急頓……

水晶和融冰鏗然相撞間,

大雪 山的銀光驀然在高空

凝定。而天河也靜止如劍。

廣漠之上,月光流過了

雲漢,寂寂的宮闕和飛簷

在月 下聽仙音遠去,越過

初寒的琉璃瓦馳入九天。

《馬六甲寓居偶感》(選段,陳蕾士90大壽所寫的詩詞)

小 邦古跡大 英日繼葡荷

星體循環理 解人有幾何

莫輕小國屢稱臣 海峽大名萬古新

四代霸權成一夢 空留陳跡笑遊人